Wednesday, 31 March 2010

Minsiter Chen spoke again on currency & protectionism

The emphases are added by me. 

陈德铭接受《华盛顿邮报》专访

2010-03-30 15:53 文章来源:商务部新闻办公室
文章类型:原创 内容分类:新闻

  3月21日,商务部长陈德铭在京接受了《华盛顿邮报》记者专访,回答了关于如何看待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人民币汇率与中美经贸关系等问题,答问主要内容摘编如下:

  《华盛顿邮报》记者: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因为时间有限,我只能提出几个主要问题。现在贸易保护主义趋势好像在美国要浓一些,你对这些贸易保护主义有什么样的看法,怎么解释中国的立场给国外的伙伴?
  
  陈德铭:美国到底有没有贸易保护主义?是否趋于严重?有些不同看法。美国政府的一些官员,坚持认为美国没有贸易保护主义。但是美国有些人也承认他们有一点保护主义。有一个得过诺贝尔奖的美国经济学家说,美国现在实行温和的保护主义,但还不够,要实行更强有力的保护主义。我个人认为,美国在金融危机后期是有保护主义倾向的,比如对中国发起轮胎特保案。尽管就全球来讲,国际贸易中的保护主义还大体处于一个可控的阶段,但是美国国内一些人近期在一些问题上不断制造声势,可能会使保护主义愈演愈烈,这对美国、对中国,对全球都是很不利的。

  我们理解,当前美国经济复苏非常需要扩大就业、扩大出口,只有这样储蓄率才会提高,人们的信心才会增加。但从这个角度讲,保护主义无济于事,甚至有害。美国提出未来五年出口翻一番,那么这些出口产品卖给谁呢?如果在进口上采取贸易保护主义,出口肯定也会受到别人的制约。因此,美国有战略眼光、有远见的政治家,应该反对保护主义,应该更加坚定推行贸易自由化、便利化,这样才能使美国的复苏快一点。

  《华盛顿邮报》记者:最近在美国,很多智库和评论家,包括国会也开始谈人民币汇率的问题,对人民币汇率的情况,能否给我们解释一下中方是什么样的立场。

  陈德铭:我想首先说明,一国的汇率是国家主权内的问题,不是由双边讨论决定的。在金融危机还没有完全过去,世界经济甚至有二次触底危险的时候,各国货币保持基本稳定有利于经济复苏,这是我的基本看法。

  人民币汇率最近在美国被炒得比较厉害,国会议员也有一些言论。我看了美国媒体的报道说,美国总是在碰到困难的时候,总是在选举的时候,会找一个替代国。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曾经是德国、日本,现在是否就该轮到中国了?
最近10年左右,美国一直在说中国人民币汇率低估,那么用什么标准来判定汇率低估呢?汇率是多方面因素形成的,用“购买力评价法”看汇率,中美两个国家之间是没法比较的。中国人均GDP只有3000美元,美国要超过4万美元。我在学经济学的时候看了很多美国人的教科书,按照他们的说法,综合比较法要比简单的购买力评价更科学。

  评估一国汇率问题,另一个重要因素是看实际的国际收支状况,特别是在一般项目下即贸易项下的平衡状况。中国的对外贸易有一定顺差,2008年有2900亿美元,但2009年下降到1900亿美元,今年1-2月份再次下降50%,3月份我们甚至可能会遇到逆差。也就是说,中国的国际收支平衡状况正在改善,贸易顺差逐步减少。

客观分析中美贸易不平衡


  中美贸易中,中方确实有较大的顺差。对此,我们应该全面地讨论和分析。

  第一,从国别情况看,中国去年的顺差中73%是来自美国,但中国对周边国家有1200多亿美元的逆差,对拉美国家、对世界上58个最不发达国家总体也是逆差。

  第二,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和美国公布的数字有很大差距。中美两国商务部就这些数字进行多年的研究,今年3月4日两国商务部的主管副部长签署发表了一个共同研究报告。以2006年贸易情况为例,美国公布的逆差统计数字应减少26%,而中方的贸易顺差统计则大概低估了2%左右。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呢?这些差异中约有52%来自中国经第三方到美国的转口贸易,在转口过程中的增值部分计入了中国的出口;还有48%左右的差异是在中美直接贸易中产生的,这些产品在中国海关报关的时候是一个较低的价格,到美国海关进口时价格提高了。因为这些产品主要是加工贸易产品,所以美国企业把设计、研发、物流、利润全部加进去了。

  第三,我们要分析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是怎么来的。

  从贸易方式看,中国与美国在一般贸易上是基本平衡的,顺差主要是加工贸易造成的。从企业主体看,2009年,中国对美有1400多亿美元的顺差,其中约有76%是外资企业造成的,而这些外资企业,主要又是美国在华投资的企业。从产品来讲,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最主要是来自电子信息技术和机电设备类,这些产品占了67%,大部分是在华加工装配的。

  造成中美贸易顺差的根本原因是在全球化过程中,产业结构发生调整变化。很多对美出口的企业,看到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优势,把最终装配转移到中国,比如日本、韩国、台湾的企业,也包括一些美国企业。这种产业转移导致中国对美顺差增加,但是从美国统计看,美国对亚洲的逆差占其贸易逆差的比重并没有明显变化,只是在亚洲国家和地区之间发生了转移。

  导致中美贸易不平衡的第二个重要原因是美国对中国采取非常严格的出口管制措施。这一做法已延续多年,2007年,美国还将中国单列,专门针对中国一国增加出口管制项目,包括纤维材料、数字机床、一些集成电路设备等,一共47项。我举过一个例子,中国汶川地震的时候,我们希望买几台美国黑鹰直升飞机的发动机用于抗震救灾。尽管这个发动机厂在加拿大,美国GE公司只有25%的股份,但美国政府还是没有同意。如果美国不愿卖这类高技术产品,我们只好自己花力气来研发,或者从其他国家购买。

  如果美国继续对中国采取非常严格的出口管制,不仅对中国不利,而且对美国人民、美国企业也非常不公平。现在,美国企业遇到这么多困难,美国失业率这么高,美国也有优势产品可以卖给中国,但美国企业却不能自由地开展贸易。美国可以把黑鹰直升飞机卖给台湾,但不能卖给大陆,那么我们只好和欧洲国家联合来研发直升飞机,同样的例子还有卫星。我不知道是不是个别人还有冷战思想,所以要坚持对中国实行严格的出口管制。这样的制度和做法对美国非常不利,中国也会受到损失,美国人民要知道真相,国会和议员要知道真相。

  半年多前,奥巴马总统已经表示要放宽出口限制,我们希望看到美方的实际行动。美国提出出口五年要翻一番。现在美国有1万多亿美元的出口,翻一番要达到2万多亿美元,这些出口产品要卖给谁呢?最有潜力的是应当中国这样的新兴市场,2008年中国占美总出口的比重是5.5%,去年增加到6.7%。2001年的时候,中国自美的高技术产品进口占中国同期进口的18%,到2008年这一占比下降到不足7%。这意味着美国损失300多亿美元的贸易机会,这对美国来讲是很可惜的。在贸易受到限制,我们想买的产品买不到的情况下,讨论汇率问题是不公平的,也没法得出正确的结果。

  第四,关于美国的逆差,如果从经济学的角度说得更深一些,存在一个所谓的“特里芬难题”,这是美国耶鲁大学的一位教授提出的。美元作为国际货币,要满足世界各国在贸易结算、债务清偿和国际储备的需要,必然会通过国际收支逆差使美元流出。随着国际贸易和投资的扩大,全球对美元的需求增多,这需要更多的美元流出,但长期逆差又威胁美元币值的稳定。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中,正是由于“特里芬难题”的出现,美元最后与黄金脱钩。所以从总体上看,美国的巨大逆差还与当前国际货币体制有关。

贸易争端对中美均无益处

  中美双方应该认真落实胡锦涛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关于建设21世纪积极合作全面的中美关系的共识。遇到问题,大家都要冷静。中美互相依存,谁也离不开谁,我们不希望因为这些问题影响两国关系。如果某些美国议员坚持要给中国强加一个操纵汇率的名义,而且在这个名义下,真的对中国实行惩罚性进口关税,中国政府对此不可能不做出反应。

  我们希望不发生这种事,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对全球都没有好处,OECD有一个报告指出,中国汇率稳定对大部分不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的经济发展非常重要。经过多年的努力,中国现在的出口结构和那些不发达国家已经错位了,中国的进口对他们很重要。您可以参考OECD的这个报告。

  如果真的因为汇率问题挑起一场“贸易战”,其实我不想用“贸易战”这个词,但是最近在美国媒体上我们确实看到了类似的表述,当然中国会受损失,但美国企业受损失最大。中国的出口企业中有大量是美资企业,一旦两国贸易环境有变化,他们首先会受影响。

  我还想进一步举例说明这个问题。中国对美国出口量最大的产品是笔记本电脑,一年有1.47亿台,里面绝大部分芯片使用的都是Intel或者AMD,大量的零部件也来自进口。一台在美国零售价1200美元的电脑,中国企业只能拿到35美元的加工费。如果人民币升值,中国出口不了这些产品,那么相关零部件也进口不了。这样不仅在华美资企业受影响,美国本土企业对中国的出口也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2008年在华美资企业约有3万家,总销售额为2286亿美元,其中1500多亿美元是在中国市场销售的,剩余700多亿美元全部出口,大量返销美国。我最近请美国在华的一批世界500强企业来座谈,听取他们的意见。所有企业都认为,他们在中国的业务是全球增长最快的,利润增长最大的,要继续在中国投资,这些公司从巨额利润里返回一部分帮助美国母公司,或者其他分公司渡过困难。

  此外,在服务贸易方面,中国有很大的逆差,美国的四大会计事务所,保险公司等各类金融机构在中国都有大量的业务,中国每年也有大量人员到美留学、旅游。现在我们之间没有完整的服务贸易统计数字,我们估计中方的逆差最少在130亿-150亿美元之间,

  中美经贸关系如此紧密,我们不愿意看到双方发生所谓的贸易战,大家都应理智地坐下来讨论,不要轻易给别人扣帽子,中国也不可能因为被扣上帽子就换个说法。

  我想美国应该有所调整。我不知道一些议员这么强硬,最后想得到什么东西,是为了政治上的选举?还是出于经济考虑?从经济上讲,是想限制自中国的进口,还是想扩大美国的出口?如果是限制进口,那么中国产品即使进不了,美国也会转从其他发展中国家进口。因为,中国主要出口中低附加值产品,美国的长处是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劳动密集型的产品要回到美国本土生产是很难的。试想一下,如果没有美国进口商订货,中国企业也不会开工生产,一定是美国国内有需求才会从中国进口。把中国这个重要的新兴市场打伤了,对美国扩大出口不会有帮助。

  我曾在哈佛大学短期学习,记得哈佛有一个讲台,上面写着拉丁文“VERITAS”,意思是“真相”。今天和您交流,我也希望把真实情况传递给美国人民。中美之间的各种问题,我们都可以讨论,但是千万别做损人不利已的事,这对中国,对美国都没有好处。

  华盛顿邮报记者:假如人民币升值会不会在中国产生一些失业问题?

  陈德铭:温总理已经说过中国的人民币汇率没有低估,应当基本保持稳定,这对世界经济也有利。

  2005年以来,人民币升值了21%,实际有效汇率也升值了17%左右。中国为此付出了代价,有些企业因此破产,也有一些企业调整结构,往更高端的产品发展。更重要的是,在金融危机之前,全球经济过热,美国市场需求旺盛,人民币升值后,出口商可以把相当一部分压力通过价格转移出去。但现在金融危机还没有过去,国际市场疲软,许多商品的价格尚未恢复到2008年以前的水平。最近我们做过测算,中国出口企业的平均利润只有1.77%左右。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企业难以承受贸易条件出现大的变化,毕竟中国也有自身不容忽视的就业问题和经济稳定问题。如果形成人民币升值的强烈预期,还会严重扰乱世界金融市场的稳定。

  不少人都感觉到,在美国媒体上,不太能听到中国的声音,希望通过您的采访,也多传递一些中国的声音,让美国人民更多地知道方方面面的情况,能够更好地作出判断。在过去的几年里,美国85%的州对中国出口都快速增长,当我在美国各州访问的时候,州长和企业家对我们都很热情,希望我们去那里投资,扩大贸易。我们也欢迎美国的议员多听听选区人民的意见,到中国来看一看。有些人总是认为美国现在面临的一些问题是因中国而起的,这不符合事实。中国和美国是两个重要的贸易伙伴,中国的发展对美国是一个机会,我们应当一起向前努力,让不断发展的中美贸易为两国人民带来更大的利益。

1 comment:

tagskie said...

Nice blog you got here... Just droppin' by to say hi! http://www.arts-and-entertainment.info